世道变好,从百度也“维权”开始

发布时间:2020-01-02 10:24 编辑:西极电力网

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2019年的公共情绪,“看衰”可能是最热门的答案之一,特别是对于与市场环境度对接的互联网行业而言,“看衰”更是一种真实现状的写照——创业明星肉眼不可见、优质工作环境日渐稀缺、媒体直言《2019年的中国互联网让人失望》——总之只要你问问身边的互联网人“2019年过得怎么样”,答案大概率是高度类似的:

“大环境不行,饭不好恰啊”。

不过老话说得好,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。2019年真的是糟糕的一年吗?似乎我们也能找到很多反例,比如考虑到心理学上最常见的现象“归因倾向”,2019年弥漫在整个社交网络的“看衰”情绪,是否是一种可以将失败归结于外因的结果?显然有这种可能。

并且随着年底百度以“不正当竞争”为由对“头条搜索”提起诉讼,并随之引发了2010年代最后一场行业大讨论,我们甚至可以在2019年的最后时光里找到一点正能量。

百度和头条搜索之间发生了什么?

先来说说这次事件的前因后果。根据海淀法院提供的信息,百度起诉头条的原因在于,他们在调查后认定“头条搜索”干预了最终的搜索结果,导致他们的视频产品“百度视频”、“好看视频”无法正常地显示在结果页,并主张这种行为构成“不正当竞争”,要求相关的赔偿。

(图)海淀法院官网快报

“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”是个非常关键的信息。根据民事案件起诉的4个必要条件,即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、法人和其他组织;有明确的被告;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、理由;属于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法院管辖,“受理”意味着百度做足了充分的准备,直接推动整个事件跳过舆论争议阶段,直接进入法律程序。

因此与我们平时常见的“大厂互撕”不同,在“法院受理此案”的前提下,头条搜索不仅需要在官方层面进行回应,还需要在法律程序的框架内,对百度提供给法院的例证和相关主张进行有理有据的回应——用一句押韵的flow来总结:百度对这事儿挺重视的,头条看这事儿挺复杂的。

目前事件的最新动态是,头条搜索于12月30日通过官方渠道发布了回应声明,正面解答了百度提出的“搜索排序不公”的质疑,强调“品牌保护”策略的公平公开。

(图)这份回应还是挺硬核的

不过严格来说这并不是百度和头条第一次在法律上碰面,甚至不是海淀法院第一次承办两家的对垒。早在今年4月,海淀法院就曾经受理过类似的诉讼:当时百度认为头条违规使用了百度搜索产品结果,头条则发现百度搜索违规使用了大量抖音短视频,双方各自要求赔偿及道歉。

(图)百度的“简单搜索”app直接增设了“抖音”一栏

只是这次比较特殊的是,头条搜索本质上是跨界到了百度的老本行,并因为这次“呛行式”的跨界给百度“造成了麻烦”(至少百度是这么认为的),再考虑到两家公司近些年来呈现的不同发展轨迹,整个事件显然拥有不少天然的、能够脱离事件本身的舆论爆点:

比如头条真的分走了足以让百度感到焦虑的搜索份额吗?《百度搜索已死》中描述的“信息孤岛”现象真的成为搜素引擎们的最大痛点了吗?头条闷声建立的内容生态,已经足够他们挑战传统巨头了吗?

当然这些问题都没办法用三言两语简单论证,也不是这次热点才引发出来的思考,但你也能在巨大的关注热度中看到互联网人的一种释放式的热情:丧了这么久的2019年,确实应该这么热热闹闹地收尾了。

但这事儿能火,仅仅是因为人们爱凑热闹吗?

显然不是。尤其是当我们对整个事件进行“脱水”,你会发现整个事件不仅仅是一次“市场竞争纠纷”那么简单,其背后所包含的信息量几乎足够在中国互联网的行业发展史上,留下一座里程碑。

首先拿掉百度和头条这两个品牌,整个事件可以“脱水”出这样一个故事内核:新生产品想要快速成长,却发现有先行者挡住了前进的道路,这让他们决定利用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“正当权益”——很容易被理解为一个“新产品创业维权故事”。

而按照过往的案例来看,能火的“新产品创业维权的故事”,基本可以归类为两种公共情绪的寄托:

-人们通过对新生事物的推崇,来定义相关领域的运行标准或者准入门槛;

-人们通过对新生事物的推崇,来表达对现有解决方案的不满,,推动相关领域发生变革的进程。

TAG: seo全面优化 seo索引 黄忠seo 外链 seo 狼雨seo培训 临沂seo外包 杭州seo服务 揭阳seo 京东seo seo元素 seo中的外链 南宁百度seo seo 博客 seo网校 王启seo seo推广网站 常州seo 网站做seo seo服务方案 株洲seo服务

上一篇:黑帽英文seo秒收蜘蛛池搭建能不会吗 下一篇:【产业互联网周报】腾讯阿里加速车联网进程;

相关阅读

精彩推荐